皮肤
字号

修真零食专家 第200节

  江雪接过袋子,摸出一颗颗丸子往嘴巴里塞:“妈妈,爸爸拉着江圭去哪里了?”
  薛城道:“一个陷阱,哪里有我和你爸爸安置的修真和凡人的双重陷阱。”
  江雪疑惑道:“什么陷阱?在这荒漠戈壁,难道是核武?”
  聪明如儿子,当然一猜就猜到了,之前江圭卷着他一阵风的从农场刮到大漠,他翻江倒海,一路吐得昏天黑地,大脑一团浆糊,现在总算好了一点点,看清周围地形,立刻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点。
  “对,江林说他申请了四颗氢弹,最先进的那种,遥感引爆的。”江雪平安,薛城焦虑的心平缓下来,也想到了一个之前被她忽略的问题,江林呢?他怎么从氢弹的爆炸中逃生,难道那个地下试验场有安全逃生通道?就算有,他能撇开江圭独自逃生,江圭能让他逃走?
  她的潜意识里已经有了答案,心猛地一抽。
  江雪撒腿跑出帐篷,向着隔壁深处奔跑。
  薛城赶紧追去,一把抓住江雪:“小雪不能去!轻弹引爆后,前方就会进入辐射区!你这样,会让爸爸不得安心的,辜负了他的牺牲!”
  “爸爸,爸爸!妈妈,你的阵法能挡住氢弹爆炸的威胁、护住爸爸吗?”
  薛城语结。
  江雪再次挣脱薛城,向着戈壁深处跑去:“妈妈对不起,宽恕我的不理智,我实在不能眼睁睁看着爸爸去送死。我要追回爸爸,哪怕再去做江圭的人质!”
  十六年的父子深情、十六年的爱护、十六年的陪伴……实在不是理智就能够理清其中的利害关系、做出明智的选择的。
  薛城心绪混乱地追在江雪身后,向着隔壁深处奔去。他们的速度只比江林开的军用越野慢上一点点。
  一道耀眼的光芒刺目的闪过,如果没有任何防护,会在直接刺瞎人的眼睛。在光芒迸发的前一瞬间,薛城撑起纯黑的雾纱护罩包裹住了自己和江雪,这依然让两人的眼睛炫目地痛了很久。
  白光之后是巨响和连续升腾的蘑菇云,与物理课本上所见的蘑菇云不同,这似乎是一颗蘑菇有多个重影。那是多个轻弹在几乎重合的时间里爆炸形成的。耳边轰鸣、大地震颤……
  薛城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已经失去了听觉,脑海中却响起燕揽夕的声音:“幽冥的通道即将开启,最后能为他做的,是增强他的魂力,让他在艰难漫长的通道中不至于身形俱灭。”
  “怎么增强爸爸的魂力?”先问出口的是江雪。
  燕揽夕的声音继续出现在脑海里:“我无法出手帮助你们,你们可以自行感受自己的灵魂的力量,切割下来,输送给他,或许你灵珑点心神功能帮上忙,可以亲和万物,包括鬼魂。”
  薛城望向蘑菇云升腾的地方,飞身而起,江雪一把抱住她的胳膊:“妈妈带上我!”
  必须带上江雪,因为没有她的雾纱护罩,如此强烈的辐射和高温以及力量冲击,会要了他的命。
  薛城抓起江雪飞向蘑菇云。
  暴虐的力量渐渐散去,身下的烟尘覆盖了一座巨城的范围,薛城冲进烟尘之中。
  一个庞大灼热的深坑出现在脚下,不要说凡人肉体,沙子都被融化,一股焦灼和赤红色接近岩浆的液体飞快的蒸腾着。
  薛城的魔眼看到了一个飘摇的、虚弱的江林,在烟尘中显得有些呆滞。
  当然,这不会是他的肉身,这是他的魂魄,虚弱到即将消散的魂魄!
  薛城沉入体内的意识和魔眼结合,看到了自己的魂,运转灵珑点心神功,随着意识和感觉,将自己的魂劈成两半,一半的魂体化作力量抽了出来,以灵珑点心神功运转出体外裹住江林的虚弱呆滞的魂魄,把自己一半的魂力融合进她的魂魄之中。
  若是在平时,想出这切割魂体并融合给别人的方法,她得动上几个月的脑筋,但危急时刻,她就直接想到做到了。
  “我,妈妈,还有我的魂体,分三分之二给爸爸!”江雪乞求道。
  薛城以灵珑点心神功包裹江雪,一刀斩出他三分之一的魂体,化成魂力,融合进江林的魂体之中。
  呆滞虚弱的江林魂体渐渐变得凝实,身后幽黑的幽冥通道拉扯着将他吸入其中,在完全隐入黑洞通道的瞬间,他的眼神终于变得清明,不舍地望着妻儿,眼睁睁看着通道闭合。
  自始至终,薛城只感觉到了一个幽冥通道的打开,也就是说,江圭还没有死!
  这样都不死!
  除了凡人的氢弹爆炸,还一层不弱于氢弹爆炸能量的爆炸,是她留在地下空间的阵法爆破后残留的,两重结合下的爆炸,居然没有让江圭死!
  失去一半的魂力,薛城觉得自己无论是精神力还是体力都极端疲惫,咬牙撑起雾纱护罩,保护着江雪,绕着庞大的爆炸区一圈,没有发现任何浊气能量的波动,也就是说,江圭已经遁逃了。
  就算他逃走了,一定也受伤不轻。薛城抱紧江雪,向着燕揽夕师父的方向飞去。
  地上,燕揽夕再次进入封闭状态。
  也许是使用了传音入密,让师父体内的能量再次暴动起来,他只能再次封闭自己,这一次,他的眼睛都无法保持睁开的状态。
  “师父!”薛城将失去三分之一魂力,萎靡不振的江雪丢在旁边,扶起师父查看情况,他的脉搏更加微弱,呼吸消失,与外界的一切能量交换都被阻止。
  时永铭等人回来,见到的是萎靡的江雪、虚弱的薛城和变成植物人的燕揽夕。时永铭立刻化作一棵树叶浓密的大树,为他们阻挡住滚滚热浪。
  
三百五十八 小莫城
  
  薛城虚弱地趴在农场苹果园的大坑中思索,人不是蚯蚓,把魂体切除一部分转化成魂力送给别人,会给本体带来什么危害?会不会影响到儿子的寿命或者其它方面?但是这个问题,除了植物人状态的师父,没有人能回答她。
  尽管她不顾从内到外、从灵魂到肉体的虚弱,给师父耗尽灵力,来了好几次灵珑点心神功冰冻术,但师父体内的能量依然暴躁,他便不能与外界有任何交流。
 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她目前的修为、已经无法解决师父的问题了。
  所以,薛城孜孜不倦地趴在长满青草的大坑里吸收灵气,争取快点突破至筑基期,但是无论她如何努力,却怎么都达不到那个临界点。
  无限接近,却永远都达不到。
  至于江圭,在戈壁一直没有见到收他的幽冥通道打开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这家伙还活着。不过他后来也没有出现,应该是受伤不轻。不然以他的德行,怎么可能不跳出来嘲笑一番,然后抢夺开天斧。
  那个浑身吸收满了辐射的开天斧头,薛城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追上自己的。
  反正她回到农场不久,就见到那家伙屁颠屁颠地跑来,幸好它一出现薛城就发现了,立刻用封印符将它身上的辐射都封印起来。
  用祛味符结合灵珑点心神功的柔和灵气,将它身上的辐射净化之后,才放心让它在农场住下,不然以它身上发射出来的强大射线,古槐农场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座大坟场。
  还有那片戈壁,方圆几百里都不能接近,中心区已经成了禁区。
  戚薇薇小心地蹲在大坑沿上向下看,终于看到了趴在浓密的草丛中的薛城。
  “姐姐哎,灵珑点心已经断货了,顾客们都开始报警了,您老什么时候供货啊!”戚薇薇冲着趴在草丛中的薛城道。
  “嗯。”薛城心不在焉地哼了一声。
  “姐,您睡着了?”戚薇薇探头问道。
  薛城抬头看了看她:“哦,你让小婧和宏备过来。”
  戚薇薇答应一声,去叫人了。
  咚,旁边传来一声轻轻地落地声,薛城抬头看到一个大热天依然穿着风衣、带着帽子,看不到脸的男子。
 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,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。
  “莫先生,江雪这些天大灾大难的,你这位保镖躲哪儿去了?”
  莫难站在苹果树的阴影里道:“你们那种级别的战斗,不是我能参与的。”
  薛城讥讽的笑了下:“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啊。你现在来做什么?江林死了,难道是来找我要雇佣费的?”
  “当然不是,江先生在前往大漠之前支付了我保护江雪少爷十年的酬劳。”莫难沙涩的声音道。
  “十年?”薛城意外又了然,“看样子他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,不光江雪不能接受他爸爸已经不在这世界的事实一样,我一直不能接受他那么自私的一个人会甘愿牺牲。”
  虽然从大漠回来的这些天里,江雪努力表现出正常的样子,甚至会露出笑脸,但薛城知道,他非常难受,难受到内心的苦水即将决堤。作为妈妈,她爱莫能助。
  “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,都在运行着自己独一无二的规则。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别人的世界的规则,所以,从来不要妄图揣测别人的决定。”莫难幽幽地说道。
  “你倒是有点哲学家的烟火气息,那么你呢,你没有跟着江雪去北风集团保护他,来找我做什么?”薛城坐起来,靠在大坑壁上,除了修炼之外,感悟一样重要,她不能突破至筑基,应该是感悟不到的缘故。索性放弃修炼,听听哲学家们是怎么谈论世界的。
  莫难将他的帽檐拉得更低:“江雪少爷已经完全掌控了北风集团,将那些看到江先生去世,意图不轨的人彻底镇压清理。所以现在,就算我不在他身边,他也是安全的。”
  薛城微微勾了勾嘴角,可能那些人怎么也没想到,只有十六岁的继承人,手腕和心机一般都不必他老爹差,一定着实在江雪的手下吃了一个大亏吧?
  或许去北风集团执掌大权,与那些自认元老功臣的家伙们斗志斗狠,会有利于江雪从丧父的悲伤中早日振作起来吧。
  “那么江雪不用你保护,你跑道这里来是为了什么?”薛城问莫难。
  莫难沉吟了一会儿道:“和你们相处这段时间,或许我已经想明白我们西北莫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了。”
  薛城想说关我屁事儿,最终看在江雪的面子上没说出口,沉默了一段。
  莫难显然也不介意对方不作回应,接着道:“我们西北莫家,可能曾经是一个炼丹修真家族。”
  “嗯,是吗?”薛城并不太意外,因为她看过小姑娘莫离的修炼,曾经怀疑过她修炼的是简化版的炼丹师的功法。
  莫难继续道:“我小时候,曾经在家族的书库翻阅过许多药方或者叫丹方,其中有一类,是关于怎么控制体内各种能量的。”
  听到此处,薛城心中一凛,终于明白莫难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,从大坑中爬出来,目光炯炯地盯着莫难:“你家族有能控制我师父体内能量的药方。”
  面对她的注视,莫难心跳加快,有点惊慌失措:“这个……哦哦,我也不太确定,但是你可以借鉴那些方法再加以改进,毕竟……毕竟每个人的情况各不相同。”
  着啊,薛城心中似乎看到一缕曙光,在这样一个凡人为主的世界,资源、灵气、功法、信息……什么都缺,甚至功法、法术都要靠自己研究,符箓都是搜集遗落在民间的零散的符箓,更别说丹方、炼器之类的了。
  如果能去莫家的书库借阅他们保存的那些上古药方,说不定她可以与灵珑点心神功结合,创造出能帮助师父压制体内能量的方法。
  薛城一把抓住莫难的手道:“你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,走,咱们现在就去你家的书库,借阅你家丹方药方!”
  莫难费了好大劲儿,也没能从薛城的手里挣脱出自己的手来,最后便任由她牵着,虽然知道过于激动的她根本没有任何想法,牵手跟揪着衣领差不多。
  当两人手牵手走出苹果园时,正好与戚薇薇带着焦宏备和小婧走碰面。
  三人那燃烧着熊熊八卦之火的眼神看得薛城莫名其妙,但这不妨碍她布置任务:“我要去一趟西北莫家,小婧,你对灵珑点心神功领悟了多少。”
  “唔……”小婧羞愧道,“至今还没有领悟。”
  “宏备你呢?”薛城看向焦宏备。
  焦宏备惭愧地低下头:“对不起师父,我至今还感受不到灵气,运转不了灵珑点心神功。”
  戚薇薇:“去西北莫家,就是莫难的家族,难道这么快去见家长?真是没有想到啊,果然是他乡之石可以攻玉,时二哥会伤心的!”
  “你胡说啥呢?”薛城在指责戚薇薇莫名其妙的同时,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儿,竟然牢牢抓着莫难的手,“唔——对不起啊,是我太心急了。”
  戚薇薇笑道:“我敢肯定,莫姐夫比你还要心急!”
  “你闭嘴!”薛城喝道,“这样吧宏备,我带你去大坑中运转一圈灵珑点心神功,你在这里感悟,若能领悟,便可以引气入体学会灵珑点心神功,成为炼气修士,若是不能成功,也别着急,灵珑点心就暂时停止售卖吧,我得先去西北莫家寻找就师父的药方。”
  说完薛城扔掉莫难的手直接拎起焦宏备的衣领,带着他跃入苹果园中的大坑。这样跳跃的距离,在凡人看来与飞翔无异了。
  两人在大坑底部的草丛中坐下,薛城看着焦宏备道:“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  大坑上面,戚薇薇道:“若非亲眼所见,知道上下文,你们现在的动作和语言,真的会让人误解!”
  薛城懒得搭理她,施展瞪眼术,分切出一半的精神力,包裹自己的意识,通过眼睛的对视转入焦宏备的身体。
  控制过小婧和宋老爹的身体,这次控制焦宏备的身体,薛城已经熟门熟路,稍微适应了一下,叫醒焦宏备的意识。
  焦宏备的意识吓得差点尖叫:“师……师姐,这是……”
  “用你的全部力量细细感悟,我只会运转一遍灵珑点心神功,对了,这次的灵珑点心神功是修改完善后的版本,已经具备了成为主修功法的能力,你完全可以以依此进入炼气期,成为一名修士,能不能抓住机遇,只能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  焦宏备的意识忙不迭地保证一定会努力的。
  薛城内视一遍焦宏备的身体,视察了他的经脉和未开辟的丹田,人像脉即将打通,身体中有淡薄的灵气,可见他这些日子一直在努力修炼。
  薛城开始运转1.0版完善后能成为主修功法的灵珑点心神功,她想过直接将最新版本8.0版传授给焦宏备,但看到对方的硬件设备后,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1.0版他都迟迟不能学会,8.0版只会让硬件设备彻底损坏,如果是江雪那种天生的高阶硬件,倒是可以直接练习最高版本的。
  功法一开始运转,焦宏备的意识就道:“师父,这功法不对啊!”
  “这是最新修改的,还没来得及传给你,我一边运转,你一边学习。”薛城微微颔首,孺子可教,可见很用心,一下子就分别出不同之处。
  有薛城强大的意识和精神力引导,只是运转一圈,就将焦宏备的人像脉彻底打通,并将他的丹田雏形勾勒出来,假以时日,他突破不成问题了。
  时间紧迫,薛城没有时间再帮他运转第二周天,立刻退出他的身体。
  焦宏备虚脱的睡了过去。
  薛城的意识和精神力回到自己体内。
首节上一节200/54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