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肤
字号

修真零食专家 第303节

  两位大妖见薛城的确只是疲累,没受伤,便跑出去继续吃昨晚没有吃完的烧烤。
  戴春招呼薛言、绿衣红衣出去。
  但薛言不走,跪坐在软塌旁看着薛城。
  别人忘了,可能连薛城自己都忘了,他是薛城的规则认可的丈夫,他每天都要去感受很多次身上与薛城的规则婚姻,每次感受到,他心里就很温暖。
  今天老婆被两个男人抱来抱去,他已经耐着性子忍了,现在当然不能把老婆留给另外一个男人独处。
  戴晨关切道:“师父,您的身体如何?需要请家里的药师来看看吗?”
  薛城:“不用,你们都出去吧,我自己休息一下。”
  薛言:“我陪着你。”
  戴晨:“真的没事吗?”
  薛城:“真没事,休息一下就好。”
  戴晨传音:“您的魔修朋友呢?”
  薛城传音:“已经被我收进乾坤篮中了。”
  戴晨在南山秘境见过美髯公,其实是怀疑在木棉家突破的是美髯公,见师父确实没事,便告辞出去。
  薛城看了一眼还倔强地跪在软塌旁边的小精灵,对于熊孩子,她真没办法。他爱蹲在这里,就蹲着吧。她自己没多久就睡过去了。
  
四百八十八 南溪警长的八卦
  
  “尊者大人,您可曾发现那魔修的踪迹了吗?”在白水城主专门为南溪警长安排的院落中,只有南溪警长与南辕两人。南溪警长恭敬地向“小警察”询问。
  南辕道:“没有,我竟然没有找到他的一丝踪迹,好像凭空蒸发了一般。不过,在木棉家族中,我却发现了一株特殊木棉树的残肢,从留下的残枝来看,它已经是一颗结丹期的树妖。”
  “结丹期树妖?”南溪警长大惊,“东华洲筑基以上的妖修都会登记造册,记录档案的,更别说是结丹期妖修。白水城从未有这样的木棉树妖修记录在案啊。”
  “所以,木棉家族肯定隐瞒了一个惊人秘密,你要好好审问他们,必须将他们包藏的祸心审查出来。”
  “属下遵命!”南溪警长立刻执礼应下。
  南辕接着道:“如果仅仅是结丹期木棉树,也还不足为虑。毕竟东华洲虽然是人修大陆,但妖族也是我们的合法居民,我们也离不开他们为我们提供的丰富资源。但这株木棉树并非汲取一般的养料成长,它是吸取魔力长大的。”
  “魔力?”南溪警长又呆了一下,“魔力是魔修炼化魔气才形成的,妖族、特别是植物类的妖修修炼艰难,没有数千年,是根本不可能修炼到结丹期的,您是说,它至少吸收了数千年的魔力……那些魔力从哪里来?”
  南辕摇头:“不,我推测,它的年龄还要久,甚至过万年,因为只找到了一些很碎的残枝,没办法得出确切树龄。所以木棉家族的人由你亲自审讯,一定要问出答案。”
  “是,尊者。”
  南辕继续道:“还有那个魔修,消失得太蹊跷了,分明他在突破的时候,我已经盯住他了,这样竟然都给他跑了。他居然可以用那些魔气形成阻滞我精神力的图案!”
  南溪警长道:“有没有可能是那个薛城救走了魔修?她最后一个从木棉家族的阵法中出来……”
  南辕摇头:“应该没有可能,我已经将她全身检查了一边,除了她的储物扳指,她手上的扳指让我有些眼熟,似乎是七千年前,我的老对手盘古的那个魂戒,但我想探入进去查看时,竟然无法进入,而且那可不是一个简单的魂戒。”
  “那丫头的精神力如此强大,连您都无法探查?”
  “不,不是她的精神力强大,是那个扳指本身级别太高,以我现在的修为,根本无法绕过她的精神力探查。”
  南溪警长口中能塞下一个鸭蛋:“级别太高?难道是大乘……”
  “甚至在大乘之上,因为大乘的法力,我还有迹可循,但那个扳指,我根本无从下手。”南辕说话的时候,想起了什么,从戒指中取出一只玉瓶,打开塞子,一股香甜的味道钻入鼻孔,“这……是糖!”他以为薛城给了他一瓶丹药作为谢礼,没想到居然是一瓶哄孩子的糖!而且她的神情还那么一本正经,似乎这瓶糖就能还清他的救命之恩!
  南辕一时哭笑不得,倒出一粒糖丸,塞进嘴里。
  清甜绵软的味道顿时溢了满口,这感觉好美妙!
  南溪警长道:“尊者大人,口舌之欲会让您丧失提升的勇气和斗志,南轩星上没有大乘,谁最先达到大乘,谁将会是主宰,而且,我们马上面临青固镇开启,到时候,东华洲不得不站在对抗幽冥的第一线上。其它洲会很乐意看到我们被消耗的。”
  南辕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一笑,倒出一颗糖丸递给她。
  “尊者?”南溪警长惊讶。
  “你试试再说话。”南辕含着糖丸微笑。
  南溪警长将糖丸放入口中,瞬间眼睛就睁大了:“这……”
  “别说话,再等等。”
  南溪警长将糖丸融化得差不多时才道:“居然能瞬间补充灵力!比补气丹的效果都要好!”
  “而且不像补气丹那样,二十四小时内服用有数量限制,这糖丸不但没有数量限制,每一颗效果都如服用的第一颗一般有效!或者说,越来越有效!”南辕笑笑道,“但对我来说,这种级别的的糖丸,最大的惊喜是味道太美妙了!”
  南溪警长难掩激动:“这种级别的糖丸,可以将灵力耗尽的筑基期修士的灵力瞬间补满,若是能提高一个档次,就可以瞬间补满结丹修士的灵力损耗,甚至对于元婴修士也有很强的效果,若是等阶再高些,尊者您也可以用,有了它,我们在与幽冥鬼物作战的时候,就会增加至少一分的胜券!”
  南辕又塞进嘴巴里一颗糖丸:“你设想的是美好的,但是,这糖丸的制作不会比补气丹容易,培养一个炼丹师何其艰难,而且,炼丹师每提高一个等阶,不但需要他自己日以继夜的刻苦努力,更需要一大批资源堆砌。所以要指望这位制作糖丸的人能制作出对我有效果的糖丸,怕是他的寿元都耗尽了。”
  南溪警长想明白后,激动的神色也平复下来,甚至有些沮丧。
  南辕又道:“但这依然是个好消息,筑基修士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基础,这糖丸对筑基修士有效,不但能瞬间补充灵力,还能治愈一些外伤,对于即将到来的人鬼之战只有好处。”
  南溪警长的眼睛又亮起来:“那属下立刻找到这位制作糖丸的修士,许与重利,让他将方法交给南轩派!”
  ……
  白水城主:“哈哈,耀文老弟,看样子南溪警长大人很重视那个南辕警官嘛,单独将南辕警官招进去都这么长时间了……”
  耀文斜了他一眼:“城主大人,您很忙吧?”
  “是的是的,光是木棉家族再次魔气爆发就够我忙乎一阵的。那个沧澜真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真是的,木棉家的族地已经是他的府邸了,他也不回来管管!”白水城主一边表达自己的忙碌,一边表达对于沧澜失踪地不满。
  耀文警官:“既然城主大人那么忙,既要管理地方政务,又要修炼,就不用在之力奉陪南溪警长了。”
  “可是可是……万一警长大人有新的需要……”
  “有我们在呢,您老就不用操心这边了。您管理好自己的治下,就是对南溪警长和南轩尊者最大的孝敬。”一位跟随南溪警长一起前来的结丹女警官道。
  白水城主这才恭敬地告辞离开。
  剩下的几位结丹警官相互对视:南溪警长与那个小警察独处的时间也的确有点长了,莫非南溪警长这位高岭之花,老了老了,开始思春了不成?
  不过没让他们再八卦多久,南溪警长的小院门开了,南溪警长和那个小警察一起走出来。
  看到手下一脸八卦的表情,南溪警长撞墙的心都有了,可是南轩尊者大人要隐藏身份红尘历练,她就算打掉牙齿咽到肚子里,也得帮着隐瞒。
  “耀文,你带她们三个去牢里查看木棉家的族人,清点人数,准备押往修都,我和南辕警官去一趟戴家。”南溪警长努力忽略手下眼中的八卦之火,开口布置任务。
  这个任务显然让手下们的疑心又起,刚才是同进,现在又要同出,事情不简单啊。
  南溪警长被气得直接放出飞行器拉着南辕飞走了。是的,作为南轩派警察署的警长,南溪当然有权力在任何一个禁飞的城市飞行。
  但这个举动让手下们的八卦之火越演越烈。
  ……
  薛城一觉睡了大半天,醒来时已经是旁晚红霞漫天。
  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,草堂秋睡足,窗外日迟迟!”薛城坐起来,先吟了首《草堂秋睡》,活动了一下筋骨,还打算打一套青年长拳来着,却猛然听到外面有鼓掌声。
  “呃……南溪警长!”薛城使劲儿按,也没按住自己脸上的红晕。
  南溪警长:“小薛好兴致、好心境啊!我从你的诗中听到了超然物外的道心,还有济世为民的宏大志向!”
  薛城:“如果我说这首诗是我抄袭的,您相信吗?”
  “哈哈,不会的,本君没什么爱好,就是喜欢研读历代诗文,别说历代修士留下的诗文,就连凡人中的有点名气的诗我都看过能背下来,东华洲基本上没有我不知道的诗,要说不知道,也就是那些刚创作出来没有发表的,比如你这首《草堂秋睡》。”南溪警长兴致勃勃地拉开架势。
  “……”薛城已经不想再说话了,“不知南溪警长与南辕警官大人到访杏林苑有何贵干?”转移话题。
  这个话题转移地很成功,虽然南溪警长的诗兴高昂,但公事面前,她只能压下个人爱好,其实薛城觉得,把她介绍给东区面馆的小老板很适合,那位无时无刻不再创作着诗歌,而这位对于所有诗歌都拥有浓厚的兴趣。
  “是这样的,”南溪警长压下对诗歌的兴趣,“你给南辕警官的那瓶糖丸,本君有幸吃到了一粒,味道很美妙,但重要的是它不限次数恢复灵力的能力,你能告诉我,这糖丸是那位炼丹师、或者药剂大师炼制的吗?”
  薛城:“哦,如果您指的是那些糖丸的话,那是在下制作的。”
  南溪和南辕对视一眼,显然眼中是惊喜。
  南溪警长:“是这样的,你应该已经听说了,位于我们东华洲白麓城的青固镇又要开启了,青固镇中有一个通往别的世界的通道,因为这通道在青固镇,我们往往把那个世界称为青固镇世界,青固镇世界与幽冥同样有一个通道相连,当与我们世界的通道开启后,与幽冥的通道同样会开启,届时人鬼大战不可避免,而你的这种糖丸对于我们人族取得胜利会有很大的帮助。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将这个糖丸制作的方法卖给南轩派,我们好趁青固镇没有开启前培养一批炼丹师、炼药师学习并炼制,等青固镇开启,就可以提供给对抗幽冥鬼类的战士!”
  “这个……”薛城一时陷入犹豫,灵珑糖丸是她打算用来赚钱的重要商品,毕竟她需要在玉盘封印刚刚打开时,扛起保护整个地球的人类不被入侵,多赚些钱总是好的。
  南溪警长见薛城犹豫,也知道这样一种瞬间补充灵气而且不限次数的糖丸的价值,便开口道:“小薛啊,你别忙着拒绝,可以先听听南轩派开出的条件。”
  薛城:“前辈请讲。”
  南溪警长看了一眼南辕,道:“如果你将糖丸的制作方法卖给南轩派,南轩派将支付你一千万上品灵石和一万极品灵石,本君知道你的糖丸的价格是一块上品灵石一颗,虽然一千万上品灵石并不算多,但极品灵石的有价无市,你应该知道,除了南轩派,没有人能够拿出这么多极品灵石来了。”
  来的路上,南轩派的这俩大佬也对灵珑糖丸进行了调查,很快就有手下提供了绿家向薛城购买灵珑糖丸的交易,自然知道了灵珑糖丸的市价。
  极品灵石对薛城的确充满诱惑,但她还没开口,可能对方觉得她还在犹豫,南溪警长又说话了:“当然了,一万极品灵石也不算什么,以灵珑点心的受欢迎程度,小薛也迟早能够攒够这个身价,我们南轩派购买灵珑糖丸的方法,除了支付灵石,还有一个报酬,南轩派答应为你做三件事,只要我们能做得到的任何事情。”
  当南溪警长说出这个报酬时,她看到薛城眼睛光芒一闪,她知道这次打动薛城了。是的,这样的条件不可能还打不动她。南轩派的承诺,可是包括南轩尊者在内的。在她看来,目前这个小丫头遇到的事情,是没有一个化神修士解决不了的。
  南溪警长见对方被打动,又补充道:“当然,作为条件,你一旦将灵珑糖丸的制作方法交易给南轩派,就不能再卖给其他任何人。”
  “我自己也不能再使用这方法制作灵珑糖丸了吗?”薛城知道,关于发明专利买卖合同中有不同的级别,如果垄断许可的话,连发明者自己都不能再使用了。
  
四百八十八 少女白雪
  
  四百八十八少女白雪
  南溪笑道:“当然不,你自己当然是可以使用制造售卖的,我们南轩派主要是为了青固镇的人鬼之战储备物资的,同时防止心术不正的人利用灵珑糖丸干坏事。你制作出来的灵珑糖丸还可以卖给我们。”
  薛城:“成交!”这样优厚的条件,仅仅是一个筑基期使用的糖丸,当然要卖了。
  南溪警长大喜,伸手在空中一抚,一张印有南轩尊者印章的合同凭空出现。
  这合同并非纸质,而是一种奇特的材质,非常难以损坏。
  南溪警长再伸手一抚,合同上就出现了刚才两人商定的条款。她伸指一弹,已经变成两份,一份飘到薛城面前。
  “小薛看看,若是没有异议,我们就可以签订合同了。”南溪警长笑眯眯地道,也不知道她这警长为什么还负责商务事宜。
  薛城看了一遍道:“条款没有问题,但是有点我需要说明,要不然您将来会告我欺诈的。”
  “你说。”
  薛城道:“因为炼药师或者丹师的资质不同,使用我这方法炼制出来的灵珑糖丸品质也不会相同,资质极佳的,可能炼制的比我做出来的效果还要好(不学灵珑点心神功,这种情况基本是零),资质差得,可能炼制出来的连炼气期使用都无法补充满灵力,甚至根本是废丹。”
  南溪警长笑道:“这个自然,我等修炼这么多年,丹药也是吃了不少的,这点道理当然明白,同样的材料、同样的丹方,不同的炼丹师炼制出的丹药品阶会相差很大,只是请薛城能够对我们的炼丹师炼制进行指导,回答他们炼制时出现的问题。”
  “这个当然。”提供技术支持是应有之意。
  南溪警长再次补充合同条款,两人确认无误后,在合同上签字。
  签字完成,薛城感觉到一股规则的力量在合同上起了作用。
  换签后,合同一人一份保存,然后开始履行合同。
  薛城从自己的储物扳指中找了一个空白的玉简,从南山秘境出来,至今忙得还没空整理收获,更没空管那个充斥着怨灵怨气的乾坤篮世界。
  空白玉简是她收缴的战利品。用玉简记录的好处是比凡人数码的方法更逼真,能让修士感受到糖丸制作成品该有的特点、味道,如同身临其境闻到看到一般,但依然不如师父的那种传功方法,直接将制作的感受传授,如同接受者自己已经制作过一般。
  薛城手握玉简,一精神力将灵珑糖丸的制作方法输入其中,当然,这方法是薛城从灵珑点心神功中像泡茶术和冰爽面条术一般,提取出来加工整理的,可以单独作为一个法术来使用的。
  因为她不可能将灵珑点心神功卖给南轩派。
  而南轩派的两位大佬看到薛城是手握玉简输入方法,而不是放在眉心输入,心中再次起了惊讶。眉心连通识海,可以直接输入拓印,这不难,修炼出识海精神力的修士可以刻,但放在手里输入拓印,要求就比较高了,对精神力的领悟需要很高的层次,有的人元婴都无法做到,有的筑基就可以做到。
首节上一节303/54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