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肤
字号

修真零食专家 第37节

  灵珑族么?难怪他要将门派的名字取得跟自己做的点心一个名字,原来是自己误打误撞,用他们的族名给点心命名,他好像也没生气。
  零点,远远传来景区和山中的村庄迎接新年的爆竹声。
  薛城和燕揽夕距离那座山峰还有很远,再往前,已经不在景区范围,没有任何路,全是山石灌木杂草树林,还有积雪。
  薛城前边探路,手中拿着一根棍子,试探着前方山石是否够牢固可踩。有艰难攀爬的地方,燕揽夕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之躯,薛城还要把他拉上去、背上去……
  “师父,我们为什么要爬到那座山的山顶?”薛城实在不解燕揽夕这自虐行径。
  “那个山峰是这里的阳关节点,太阳初升的时候,将有大量的阳气从山体升起。”燕揽夕道。
  “哦,我要采集阳气修炼吗?”薛城有些感动师父为了自己修炼,除夕夜以凡人之躯翻山越岭,踩着荆棘和乱石寻找修炼场所。
  “是我要用阳气。”燕揽夕的回答破灭了薛城的无限感动。
  薛城心中升起无数个问号,师父缺阳气吗?虽热这位师父俊美得令人炫目,但并没有让人觉得有任何阴柔倾向,反而很阳光阳刚,貌似不缺阳气。
  燕揽夕没有让薛城太费脑子,为她解答了疑惑:“这么久,我的族人还没有来找我,我本来还抱着各种侥幸,但人心如此险恶,根本没有侥幸可言,我们全族只怕已经遭了人家的算计。只是我太蠢,事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。可能是她也觉得我太蠢,都懒得杀我,只要把扔在这里,我到耗尽生命也回去不。我也的确很蠢,这么长时间,只想出了几个粗浅的法术。她算得很对,按我凡人的百年寿命,穷其一生也回不到故乡。”
  他如此一说,让薛城立刻有种学渣和学霸的差距感。师父都那么厉害了,还说自己笨,这让她这学渣怎么活?
  “不是的,师父,您那么厉害的法术都能想到,一指之间就整个槐泉山庄的人昏睡过去,能将过去发生的事情通过周围的物体还原出影像,你一定用不了多久就能想到回去的办法。再说,也有可能是我们这里比较偏僻难找,所以你的家人还没有找到你……”
  “不,你不知道我家与这里相隔的不仅仅是空间,你也不知道我族人的手段,他们要找我,就算再遥远,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。”
  “也许他们都很忙,以为你和师母出来旅行……”薛城想各种自己能想到办法安慰。
  燕揽夕只是摇头:“我们家族每一个弟子对家族都是宝贝,这么久没有消息,家族早就该寻来,没有寻来的原因,是他们出事了,我们整个家族都出事了,我必须靠自己尽快回去,但我这么笨,我的凡人寿命根本无法支撑我回去,我必须延长寿命!”黑夜中,他的面色坚定。
  能延长寿命,那是好事儿啊!薛城心中真不知道该怎么想了,果然是外星人的思维,若是地球人,就算不为了回家报仇,有延长寿命的办法,也早用了。
  “那么,你去那座山,吸收阳气,就可以延长寿命了吗?”
  燕揽夕望着越来越近的山峰道:“不是那么简单,我要用那一山的阳气,在新年的黎明时分,用新年第一缕纯净的阳光,点燃自身的灵珑血脉,我族流传,每一个纯血族人,点燃血脉,可以延长寿命。只是……”只有有很多副作用,不过这副作用跟这弟子说了也没用。
  “只是什么呀师父?”
  “没什么,你帮我,必须在第一缕阳光升起之前到达山顶。”燕揽夕凝望前方山脉。
  既然师父要启用延寿的秘术,作为弟子,当义无反顾、勇往直前的帮助师父实现愿望。薛城脚下加快脚步,搀扶着师父,向那黑漆漆的山脉攀援而去。
  凌晨两点,两人到达那座山峰的脚下,凌晨三点,两人已经攀援到距离顶峰只剩几十丈处,但是,再往上是光滑笔直的峭壁。薛城一不会世俗的轻功,二不会仙家飞行法术,要上这几十丈峭壁,自己一个人豁出命去,也许能爬上去,再加上一个师父……薛城浑身头疼。
  “师父,这里的灵气我觉得比槐泉山庄还浓一些,你能不能用个法术上去?”
  燕揽夕却道:“飞行法术我还没想出来,”看到薛城发愁的脸,鼓励道,“用你那把水果刀,插进岩石里,我抱住你的腰,我们能爬上去。”
  薛城也想不到别的办法,脱掉已经被灌木扯得多条口子往外飘羽毛的羽绒服。羽绒服臃肿、表面光滑,不利于燕揽夕抱紧她,几十丈的峭壁,一个不小心摔下来会摔死的。
  她紧了紧腰带道:“师父,你抓紧我的腰带。”
  “你自己小心,我能抓紧。”燕揽夕从后面环抱住她的腰,一手握住另一只手腕,另一只手抓住薛城的腰带。
  薛城心中庆幸,过年之前买了一根真皮的新腰带,希望没白贵,关键时刻别给她掉链子。
  她取出白影水果刀,一跃而起,插在光滑的岩壁石头中,刀刃全部没入坚硬的岩石中,只留刀柄在外。
  刀真是好刀,插入坚硬的石头如同普通的钢刀插进木头中一般,她背着师父挂在山壁上,两个人两百多斤的分量全靠这薄薄的刀刃支撑着。
  薛城咬牙祈祷,希望自己的力量能支持她将师父背上山顶。
  感谢书友160905165200947同学100币打赏,求收藏推荐哦
  
九十一 点燃血脉迷死你们
  
  薛城脚侧踩着岩壁,用力一蹬,身体借力向上跃起,同时抽出插进岩石中的水果刀,嗤的插进比原位置高出两米的另一处岩石,当然左手也没闲着,尽力扣住岩石,然后再次脚侧蹬岩壁,借力跃起,抽刀,插向再高出两米左右的地方,如此循环往复,十几分钟后,绝壁上的峰顶近在咫尺。
  而刀插入的地方比上次位置的距离越来越近,只有一米的距离,也就是说她现在每次跃起只能向上挪一米。斑杂能量早就耗尽,灵力也用的七七八八,这会儿几乎是在拼体力。
  不过好在峰顶近在咫尺,薛城想再将水果刀插进岩石一次,就可以跃上峰顶了。
  但这一次水果刀插入岩石传来松碎的感觉,薛城暗道遭了,这些石头风吹雨打日晒,很可能已经风化。她当机立断,左臂后圏,勾住燕揽夕,腰一扭,用尽全力将燕揽夕扔上峰顶平缓地带。
  大力冲击下,岩石迸裂碎了大片,白影水果刀随着松碎的岩石崩了出来。薛城随着岩石向下掉落,几十仗的距离摔下去,她现在的肉身还无法承受,就算帅不成肉泥,也得全身骨折。
  为减冲重力加速度,她用白影水果刀不时地在峭壁上扎一下,在岩壁上摩擦缓冲,降低自己降落的速度,让自己不致在落地后被摔死。
  耳边传来燕揽夕的声音:“立刻下山,去对面山坡的另一边,快走,越远越好。”
  薛城落到峭壁下的缓坡处,抓起自己的破羽绒服,就着掉落的重力加速度,向山坡下冲去,只她一个人,遇到灌木荆棘乱石,直接一跃而起,速度反倒比在平地奔跑还要快,不过半个小时,已经冲上了旁边一座山峰的半山腰。
  燕揽夕让她有多远走多远,但她觉得这够远了,按她的速度再跑的话,天亮之前能跑回景区。
  她便蹲在半山腰遥望师父坐在的山顶,无奈太遥远,再好的视力也是肉眼,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。
  她左边山势平坦静有一个直径四五十米的深潭,高处不胜寒,周围尽是积雪,潭水竟然没有结冰。
  行了将近一夜,又累又渴又饿,薛城从潭水边缘下到潭水处,伸手沾水,潭水微微温暖,果然是一个温泉。
  这里远离景区开发出来的旅游区域,山高林密,山岭荒僻,这深潭只怕无人涉足过。薛城洗了洗手,将为她立下汗马功劳,如今已经残破不堪且刀身扭曲的白影水果刀拿出来仔细清洗。
  水果刀浸入潭水中,刀身发出一圈淡淡光晕,水中的灵气竟然向着刀身聚拢,小刀在缓缓吸收灵气。随着灵气的吸入。扭曲的刀身竟然向平直恢复了肉眼无法察觉的一点点,也就是说,这把小刀在自行修复!
  哗啦——
  潭水深处突然窜出一个白影,张口去咬水中的小刀。
  薛城嗖的将小刀撤回,向后上方跃至潭边。
  那白影竟然从水中飞跃而起,外形似一条白色鲤鱼,张口咬向薛城。
  薛城飞起手一掌打在白色鲤鱼身上,直觉手中滑腻,鲤鱼借力,噗通跳回水中。
  天将黎明,东方天际已经有隐隐的鱼肚白,她顾不上再跟鲤鱼纠缠,急忙看向燕揽夕所在山峰。
  除了一个隐约的小影子,虽然仍是什么都看不到,却能隐隐感觉,自己所在的山体以及周围所有山体,有一种东西在被抽离,汇聚向燕揽夕所在山峰顶,抽离的速度越来越快,虽然山体在物理上没有任何变化,她却觉得这些山都在喘息,像身强体壮的年轻人突然被抽走精气神,变得羸弱不堪。
  薛城甩了甩脑袋,瞪大眼睛看向远处山峰。
  一缕金色阳光穿透雾霾,洒在山川上。燕揽夕所在山峰瞬间腾起一团金红色火焰,异样的刺目。薛城没来得及感受眼睛的刺痛,一股强大的灼热扑面而至,她不及多想,飞跃而起,跳向旁边的深潭。
  她在跳进旁边深潭水的时候,似乎看到燕揽夕所在的山峰瞬间化为赤红岩浆,矮了下去。
  但跳进潭水也不能抵消那灼热,潭水都没有来得及沸腾直接化为水蒸气,七八米的深的潭水瞬间变成水蒸气消失,只留下在干涸的潭地打滚的白色鲤鱼和衣服即将着火的薛城。
  薛城还没来得及后悔不听师父的话,有多远跑多远时,一股冰寒笼罩过来,将这灼热压制下去,总算没把她给烤成肉干儿。石头都化成岩浆了,真要烤她,估计不是肉干儿,是灰灰了。
  顾不得理会在没水的潭底蹦跶的白色鲤鱼精,薛城从潭底跳上去,往燕揽夕所在的山峰望去。
  哪里还有什么山峰,一眼望去,前方是一个广阔巨大的山谷,谷底赤红色的岩浆还在流动,只不过在一层淡蓝的光幕包裹下,热浪不向四周扩散。岩浆在飞快凝固,一座巨大的山峰就这样被瞬间烧没了!
  这座消失的山峰周围几座山,薛城能够看到的地方,不再有任何松柏灌木密林,积雪更是一点都无,全部变成光秃秃黑乎乎的。想必是灼热向远处翻滚时,那股冰寒之气将热浪压下,才不致火势烧起来。
  谷底岩浆之上,燕揽夕步履悠闲地踏着那层淡淡蓝幕而来。
  薛城急忙飞奔而下,待距离近了,看清燕揽夕容貌,她顿时呆愣住了。
  燕揽夕的容貌没有任何改变,还是那样俊美地让人移不开视线,但气质却与从前截然不同。
  以前的那种淡雅沉静呆萌消失不见,现在扑面而来的是烈焰般凌厉的气息,那种炽热能将磐石瞬间化成绕指柔,让你除了他之外,世间万物皆不存在。
  薛城就这么痴迷地呆呆地望着美若神灵的师父。
  燕揽夕踏出岩浆的范围,来到薛城近前,身上火焰般凌厉的气息逐渐收敛隐去,那种清雅淡然渐渐回来,但是他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又在宣告他无法淡然。
  “运转功法。”燕揽夕美妙动听的声音在薛城耳边响起。
  感谢淡雨思涵同学的100币打赏
  
九十二 消失的山峰
  
  痴迷中的薛城下意识地运转功法,一夜各种消耗,体内残存不多的灵力在经脉中缓缓运行,但是却无法吸收来外界一丝天地灵气,因为刚才薛城感到山体被抽离什么东西的时候,周围的灵气也被瞬间抽干。
  莫说她的周围,方圆百里的灵气都被抽尽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恢复。
  虽然运转功法没能吸收到一丝灵气,但薛城感觉自己陷入对燕揽夕痴迷的神志渐渐开始清醒恢复。
  师生恋已经违反学校纪律,何况爱上比自己小将近二十岁的师父是更加无耻的。
  薛城竭力用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运转完成完整一周天的功法,才觉得对燕揽夕的那种渴望和迷恋基本可以克制了,缓缓收功。
  “师父,你是不是很热?”薛城看着师父连头发都湿透的瀑布汗问道。
  “是。”燕揽夕回答的干脆,将身上的羽绒服、保暖衣通通脱掉,但还在冒汗,内衣都湿的如同水洗。
  “那怎么办啊?”薛城有些慌神儿,这山中寒风烈烈,他还热成那样,她真不知道怎么办。
  燕揽夕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道:“没有办法,只能慢慢适应。”
  “这就是点燃灵珑血脉后果吗?一直要这么出汗,你会脱水的吧?”薛城担忧地看着燕揽夕湿淋淋的内衣。
  “等我慢慢适应,就可以将水分压制在体内,不让它们流出来。我们尽快离开这里,刚才的动静只怕瞒不过所有人。”
  “好。”薛城去扶燕揽夕的手臂,竟然烫的她即刻缩回手,那一接触的温度,就像有几百度一般。
  这么高的温度,竟然没将他身上的衣服烧起来!当然,她现在已经不用地球凡人的标准来看待燕揽夕了。
  燕揽夕道:“你先不要碰我,我还没有适应将温度控制到皮肤以下,灵珑血脉燃烧的温度若是体现到物理温度上,会瞬间把地球烧没的。我在试着将物理温度收敛在体内,然后转化成意念温度,这段时间,你不要随便碰我,我有可能控制不好的时候。”
  “好。”薛城坚定的答应,同时又后退两步,拉开与燕揽夕的距离。
  “还有,没事儿不要看我。”燕揽夕流着汗好心叮嘱。
  这个当然,薛城跟燕揽夕说话时已经自觉地低头看脚尖,这个姿势既显得恭敬,又避免了直视他。
  “好了,我们快走吧。”燕揽夕再次抹一把汗。
  薛城瑟瑟的缩了缩手道:“师父,那边山腰有个深潭,里边很奇怪,有一只白色鲤鱼好像有了灵性。”
  燕揽夕出着汗点头:“我们从那边走,顺便看看。”
  他挥手撤去那层蓝色冰寒光幕,岩浆虽然已经凝固,不再四处流动,灼热依然立刻扑背而来,但好在到了薛城可以经受得住的范围了。
  两人向半山腰走去,路好走了很多,因为树木灌木荆棘被刚刚的热浪袭过之后,直接化成灰灰,连一些山石突出的棱角都比融化。除了需要爬坡外,简直如履平地。
  薛城开始相信燕揽夕刚才没有吹牛,若是没有他准备的那层蓝色光幕,真有可能融化掉这个星球。
  两人走到那个水蒸发干的深潭,薛城发现潭底不再干涸,已经有丝丝泉水缓缓渗出,流到低洼的地方形成了几个小小水坑。
  而那条白色鲤鱼依然在刚才的位置,不时的动动白白胖胖的身体,它明明可以跃进旁边一个小水洼的。薛城可是见过它的身手,一下能跃起十几米,不至于连离水洼边的一尺距离都跃不过去。
  燕揽夕抹了抹脸上的汗珠道:“这条鱼初具灵性,你去把它抓来,或许它会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  薛城跳下深潭,走近那条白鱼,白鱼竟然不跃起来攻击它,在地上躺着装死。但薛城的耳目何其敏感,听得见它平稳的呼吸和它鳃微不可查地翕动。
  她伸掌成刀,劈到鱼头上,它居然没有闪避,不过这次是真的晕过去了。
  薛城提起它的尾巴扔给燕揽夕,在白鱼死都不肯离开的地方看到一朵白色的小花。
  燕揽夕提着鱼尾巴轻轻一笑:“你运气不错,采了吧。”
  薛城小心地将小花从从泥土里挖出来,跳上潭边。
  燕揽夕提着白鱼道:“我们快走,这里很快就会有人过来。”
  两人匆匆绕过山腰,从另一侧折向北边,再翻过一座山岭,才向东,往槐泉景区而去。
首节上一节37/54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